最近听说有几个同事回XX田了,煞是诧异。因为在我的直觉中,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再回到抛弃自己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情义可言的公司里去。

事实证明我错了,那么我是错在哪里呢?

先来讲一个故事吧。

一家公司作为集团公司的子公司,因为母公司融资不太顺利受到了牵连,子公司要进行裁员。

但是在这个融资不顺利的关键时刻,当然不能多花一分钱啊,怎么能主动裁员呢,我们得让员工“主动”离职。

那么先搬家吧,搬到离市区几十公里的郊区去,让员工上班每天的通勤时间增加到四个小时。

然后竟然只走了一小半的人?这可不行,挨个儿找谈话吧,只留下我需要的那几个人。跟我不需要的人说公司之后可能会比较艰难,希望你能体谅,另寻下家;跟我需要的人说公司之后可能会比较动荡,有些员工会离开,希望你做好思想上的准备,不要被他们影响,不要听他们乱说,希望你能够留下。你看那个谁,我跟他说不发工资他都愿意留下。

谈话后等了一星期。

然后怎么还是有这么多人啊,找你们集中谈话吧。

公司之后要独立融资了,在天使轮之前大家辛苦辛苦,就先不发工资了,等融到了天使轮大家可以拿股票来顶这些工资嘛,你们说对不对。之后你们还是可以拿自己的工资来买公司的期权,你说是不是赚到了!也就几个月的时间窗口,换来你一辈子的吃穿不愁哦~就算赌输了成本也不大对不对,也就几个月工资(话外音,以及年终奖)。

啊,怎么都想走了啊。。唉,你们这些年轻人,思想真是不成熟。连这么短的时间成本都接受不了,好好好,我来给你们签离职协议,咱们好聚好散。

哎?张三你是不是找不到工作,我来帮你内推怎么样,我这里有猎头渠道(推成功了我老婆的公司还能赚到6w块钱),李四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的话要不要考虑我帮你推荐一下。 嗯,好,不错。再见。

明白人大概已经知道我又在说自己的前东家坏话了,哈哈。但实际上,在这家公司工作过的时间对于我来说却是目前的职业生涯中最宝贵的一段体验。有上进的小弟,好学的同事,规范的代码,不定期的游戏party,虽然上六天班orz,但大部分时间还是挺开心的。如果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几个人讨论觉得合理有必要,就可以马上撸起袖子一顿干,不用走什么复杂的流程,也不用一级一级向上审批报备,也不用总等待着别人能够帮你完成你工作的前置部分才能开始工作。工作就是这么直接、简单和快乐(虽然很忙很忙)。

本来听说从母公司下来的指示,这个公司之后要恢复到五天工作制了。但是在这个公司最后的缺点被改正之前,母公司就出事了。

XX田在铺天盖地地宣传攻势之后,还是倒在了自己作死上。靠刷流水营造的虚假繁荣被人像气泡一样戳破,VC对这家公司失去了信心,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后续的投资计划泡汤,一家靠着VC活着每个月要花掉5000w的公司就只能把之前用来刷流水的员工们都裁掉了。当然了,还有那些在信心爆棚时从外面找来的很贵的门面。比如乌克兰的前端,大IBM来的技术负责人等等。

然后XX田又变回了一年前的XX田,然而老员工已经早就因为当初邓某某的那句“给你们股票是赏给你们的”受伤走掉了。在老员工的眼里,即使付出再多,也不过还是给这个茫然的无头苍蝇试了几次错,并不会因此而得到认可,反而还会在困倦的六天加班之后被指责效率不高,竞争对手跑得太快,所以你们不能休息,况且你们还不如那些从外面挖来的和尚更会念经,无论是从工资的意义上,还是期权的意义上。

在之前XX田的老员工走的时候我们有过几次聊天,他们的话其实我当时是全部认同的。不过直到我自己从大厨网离职,进了新公司。想法稍微有了一点点改变。

这件事情其实是个悖论,当我们入职了滴滴之后,就会站在后来人的角度上来审视这个部门乃至这个公司的发展历史,在某些角度上会否定前人的工作。

这也没有办法,毕竟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主观地考虑问题的。就像在文章最初的那样,我并不能理解他人的全部想法。

这是因为每个人所在乎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并且因为进入一个公司的时间和位置不同,会让他们对这里产生不同的看法。

比如我从深圳回来加入的是相当早期的XX田,之后则是看着大厨网整个的从无到有。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对我之前不太熟悉的同学也加深了了解(然而变得不喜欢这个人了)。这是我自己的经历,所以在大厨网的事情上我自认为能够知道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是看到了事情的全貌的。因此我觉得XX田在处理子公司的事情的时候非常不厚道,同样是裁员,母公司的人会获得额外一个月的工资补偿,但子公司则全都是“主动”离职。在子公司的事情上是能省就省,但是从结果来看,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去申请劳动仲裁。大家或多或少都并不了解这方面的法律,或者碍于所谓的情面而不愿意去做这些事情,甚至还有一些家伙就纯粹是嫌麻烦。

后来和另一个同学聊起来这件事情,他给我的建议是,应该在kindle上买本劳动法,几块钱也不贵。这种事情上跟公司不用讲什么情面,先给够了钱,咱们再谈感情。orz,这位同学真是厉害。

所以散掉的技术部总让人觉得是不欢而散,即使在最后关头,作为当初的一半技术负责人的某某某也没有认真地问过大家有没有想法和他一起。但是因为最近他们回到了XX田,反而在四处地问当初的同事有没有回XX田的想法。吸引力无非还是当初的那些陈词滥调,即使我没有当面听过,但也大概猜得出来:

  1. 我们已经吸取了之前的经验教训,现在工作生活平衡,劳逸结合,每周只上五天班,不加班

  2. 我们做的是公司内部的新项目,独立于既有的项目之外,而且是机密项目,所以不受任何人约束,在这里有很大的自主性,你来了就可以负责很多东西

  3. 现在回公司来,之前的工作时间我们认可,可以给你提供跟之前工作对等的期权奖励,并且会直接落实到纸面

  4. 你看看你现在在新公司做什么啊,不就是个螺丝钉,来我们这你是主人,能救活这个公司就是建功立业,以后可以站在更高的level上接触更多高等级的人脉

  5. 我们的技术承袭了之前的体系,所以你来了都是熟悉的工具和熟悉的人,立刻就可以开始工作,没有任何障碍

唉,如果被这样的说辞说动心了,那还真是XX有问题了。我只想问问回去可以保证我们今年年底的年终奖全额发吗?然后对面的同学是不是还要去问问HR确认一下?

即使是这样,依然还是会有人回去。想不明白呢。

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即使不合理,还是可以进行下去。去年的骗子今年可能正站在聚光灯下大放厥词;而明年的今天,也许骗子们骗到了个大的,去纳斯达克敲钟了呢?

毕竟我们总是那么的健忘,即使刚刚在几个月前,一个公司因为欺骗而没有拿到投资,而现在看起来,它除了人少了一些,依然活得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