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p Reading The News

假期就不聊技术了。

《Stop Reading The News》 是一个 150 页的小册子,假期闲来无事,把它读完了。最初买这本小书的原因是看到了这么一个故事:作者受邀去英国的卫报(The Guardian)宣传自己的书《The Art of Thinking Clearly》,卫报的编辑表示对作者 blog 上的批判新闻的文章更感兴趣,希望他能详细讲一讲(有股鸿门宴的味道啊)。所以作者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头铁地现场陈述了新闻的种种罪状,并尴尬地在现场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卫报的编辑们作为新闻媒体的从业人员,想必是不会同意作者的观点的,不过他们还是很神奇的,把它的观点汇总起来发表在了网站上:news is bad for you。激起了轩然大波,成为该报当年热度最高的文章之一。

这让我想起了那些有魄力去某 XXX 主题的技术大会上发表《我反对/讨厌 XXX 技术的理由》之类的演讲,我个人还是非常佩服他们的勇气的~

这本小册子我也耐心地读完了,作者的观点很有参考意义,这里我简单做一些罗列。

首先,当前的新闻内容都是非常容易获得的,我们会不断地从各种报纸、杂志、新闻媒体,以及更现代的 feed 流中获取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同时被海量的新闻所淹没,但大多数新闻都没有任何价值,新闻媒体在乎的是销量,新媒体在乎的是流量,这些与媒体的盈收密切相关。由销量和流量主导的收入模型决定着媒体一定会去写那些更多人能看得懂,更多人喜欢的东西。因为篇幅所限,所以大多数的新闻只能非常简单、二元地将因果进行关联,但真实的世界是很复杂的,并不是简单的二元关系,复杂的系统发展背后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演变。媒体却简单地给结果安上一个非常直接的理由,这对我们理解世界的复杂性根本没有意义,长期摄入这些无营养的消息也会导致我们的思维变得简单。失去分析和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

新闻本身也并不能辅助我们的判断,因为媒体没有办法区分出一件事情到底是重要还是不重要,它们只能判断出一件事情新不新。比如从今天的视角来看,1993 年 11 月 11 日,第一个互联网浏览器 Mosaic 的诞生有着重大历史意义;而同一时间,新闻媒体在报道的却是以色列总理会见克林顿,某个政党的募资方式改革了。

如果新闻是有价值的信息,那么从事新闻行业的人应该都是富翁了,而事实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作者劝我们戒除新闻,而多去读非虚构的长篇作品,以及研究性的文章。更注重事件的上下文和思考,避免浮于表面的信息。

同时要多在自己的专业、能力范围(circle of competence)内尽力做提升,不要在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倾注过多的精力,比如哪里海啸了,哪里火山喷发了,哪个总统会见哪个总理了,这些事件与我们并无关系,并且很快就会忘记,只会无端消耗我们的精力,在专业领域,要么成为 nerd/expert,要么你就会成为 loser。

由于新闻本身的倾向性报道,我们会过度关注一些风险没那么大的事情,影响到我们对一些事务的判断。这里也有一些不错的例子:宇航员的工作会被过度吹捧,而护士们的工作却被完全忽视;飞机失事被过度夸大,而抗生素滥用导致的死亡则被忽视;税务法律的变更会被过度重视,而利率变化的影响却被刻意轻视;观点被重视,而行为却被忽视。

这也是为什么新闻媒体总是喜欢各种演员,各种环保组织的游行,瑞典的环保少女都是很好的例子,真正在环保上有所行动的实干家却鲜有报道,这些人显然没有一个会张口骂各国领导人的脑残少女更吸引人啊。

现在的新闻讲究短小,很多事件的上下文会被忽略,对于理性的判断来说,上下文是不可或缺的,所有新闻媒体都喜欢断章取义,并且攻击他们自己以外的媒体断章取义。

作为一个正常人,我们时常会有一些认知上的错误,而现在的互联网推荐算法却刻意地为我们制造了信息茧房,不断地加深我们的错误认识。书里提到的是 hindsight bias,availability bias,confirmation bias 等等。现在的社交媒体上体现的也很明显,随便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吵的不可开交,这都是短暂离开信息茧房的人在遇到冲突时容易碰到的问题,当你根深蒂固地相信一个观点,并且这个观点被很多看起来和自己是同路的人确认过,那么你就更难以改变自己的观点。很多时候对我们有帮助的,反而是那些反对意见

当我们把自己的判断力也全权交给媒体,那么我们就成为了没有自己意见的行尸走肉。新闻本身是很容易操纵的,虽然有些国家在吹捧言论自由,但各国的媒体都是被政府高度控制且操纵的,如果我们被媒体引导去与人争论意识形态问题,就又掉入了简单的二元陷阱。当前国内媒体也有这种趋势,意识形态的争论是极其愚蠢的---又回到了前面的话题上,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研究一件事情,那我们需要了解背景、事实和背后的真实原因,而不是从被人操纵过的媒体舆论中获取信息。国内学界现在也有学者在深入地研究这些问题,探究导致冲突的根源,如果实在是喜欢政治,那也可以跳出意识形态的简单对立向真正负责任的学者们学习。

因为媒体对恐怖主义的不负责任的报道,导致恐怖主义更为猖獗。因为极端分子本身根本没有力量造成任何体制改变,他们制造流血事件主要的目的就是散播仇恨与恐惧,媒体是这个流程中最重要的一环。所以媒体对恐怖事件进行报道,不会帮助任何被害人,实际帮助的是那些恐怖分子。

书的最后还探讨了新闻与民主的关系,这一点其实在美国人的《娱乐至死》那本书中已经有很深入的研究,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Xargin

Xargin

If you don't keep moving, you'll quickly fall behind
Beijing
京ICP备15065353号-1